<code id="cldjc"><small id="cldjc"></small></code>

<th id="cldjc"><address id="cldjc"></address></th>
    <code id="cldjc"><nobr id="cldjc"></nobr></code>
    <th id="cldjc"></th>
    1. <th id="cldjc"><video id="cldjc"></video></th>
        <th id="cldjc"></th>
        1. 首頁 > 華聲慈善 >  正文

          四口人 四個村里同扶貧

          2020-07-22 16:45:18 來源:人民網 字號:
          7月盛夏,陜西省安康市漢濱區馬泥村脫貧攻堅駐村工作隊隊員魏杰站在宿舍門口,望著霧蒙蒙的大山,心事重重。馬泥村山大溝深,雨季一來,懸在半山腰的村級公路隨時會因塌方中斷。

          最揪心的,還是村里五保戶凡子富,一天前他跑回山上老屋了。“凡老漢不會反悔又搬回去住了吧?這要下場大雨,房子垮塌咋得了?”魏杰不敢想,徑直上了山。

          見面一問,原來凡子富回山只是暫時去干點農活,魏杰松了一口氣。

          今年67歲的凡子富是村里五保戶、建檔立卡貧困戶。原先,凡子富家老屋年久失修,一到刮風下雨,鎮村干部都為他擔憂。3年前,27歲的魏杰被漢濱區應急管理局派往馬泥村駐村,凡子富成了他幫扶的貧困戶。

          馬泥村黨支部書記朱斌回憶,“為了讓凡老漢搬家,這個年輕娃操碎了心。講政策,說利弊,上山下山,風里來雨里去,不知跑了多少趟。”可凡子富卻不為所動,“不搬,我自由慣了,到敬老院還得受人管。”

          安康市漢濱區地處秦巴山區,是陜西省唯一一個貧困人口超10萬人的縣區,周圍是集中連片特困地區,脫貧任務艱巨。魏杰一家五口人,分布在安康市4個偏遠山村,妻子曹冰清帶著一歲11個月大的兒子,在平利縣三陽鎮湖河村小學任教。父親和母親都是漢濱區的鄉鎮干部,各自在漢濱區雙灣村和椒溝村駐村扶貧。如果以漢濱城區為中心,父母在往北3小時車程的位置,妻子和兒子在向南2小時車程的位置,魏杰則在往西1小時50分鐘車程的位置。

          父親魏紅兵所在的中原鎮雙灣村,有建檔立卡貧困戶197戶687人,經過努力,村里2019年實現整村脫貧摘帽。母親王玉芳在葉坪鎮椒溝村,村里成立了養蜂農民專業合作社,2018年首批進入合作社的貧困戶戶均分紅3000元……父母的成績就是對兒子、兒媳的鞭策。“爸媽都在努力,我們也不能落后。”魏杰說。

          平時見面少,視頻是一家人主要的溝通方式。怎么做通凡子富的工作呢?陷入迷茫的魏杰打開了群視頻,向父母求助。

          “對待群眾要有耐心,多溝通。群眾最擔心搬走后的種地、養雞等生計問題,幫他們解決這些才是關鍵。”父親魏紅兵支了一招。

          有了突破口,魏杰幫著凡老漢解決了后顧之憂,他也終于答應搬到山下集中安置點。

          遠在鄰縣平利當鄉村教師的曹冰清,在工作之余承擔了5名貧困學生教育扶貧任務,對5個孩子的功課、住宿、生活進行一對一幫扶。幫扶過程中,碰到問題也常在視頻中向公公、婆婆求助??粗鴥鹤?、兒媳越來越有幫扶經驗,老兩口也很是欣慰。

          最難的時候是什么?面對采訪,曹冰清咬咬嘴唇說:“兒子生病那會兒。”

          2019年夏季一天半夜,在平利的兒子患手足口病,曹冰清自己抱著娃,手足無措,孩子哭,大人也哭,打電話求助遠在馬泥村的魏杰。“我當時沒辦法,不知道給誰說,父母都在村上,我只有給四叔打電話,要他去平利幫接一下……”說完這些,魏杰眼睛濕潤了。

          “一家人都在扶貧崗位上,聚少離多,但只要心在一起,苦點、遠點都不怕??吹截毨粢患乙患叶济撠毩?,我們一家也都跟著高興。”曹冰清對記者說。

          版權聲明:凡本網注明來源為“鹽城新聞網”或“鹽阜大眾報”“鹽城晚報”“東方生活報老爸老媽”各類新聞﹑信息和各種原創專題資料的版權,均為鹽阜大 眾報報業集團及作者或頁面內聲明的版權人所有。任何媒體、網站或個人未經本網書面授權不得轉載、鏈接、轉貼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經通過本網書面授權的,在使用時必須注明上述來源。

          關注我們

          • 微信

          • 客戶端

          推薦文章

          无码亚洲成a人片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