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de id="cldjc"><small id="cldjc"></small></code>

<th id="cldjc"><address id="cldjc"></address></th>
    <code id="cldjc"><nobr id="cldjc"></nobr></code>
    <th id="cldjc"></th>
    1. <th id="cldjc"><video id="cldjc"></video></th>
        <th id="cldjc"></th>
        1. 首頁 > 華聲慈善 >  正文

          東西部扶貧協作氣象新

          2020-07-20 20:33:00 來源:人民網 字號:
           2016年7月20日,習近平總書記在寧夏銀川主持召開東西部扶貧協作座談會時強調,東西部扶貧協作和對口支援,是推動區域協調發展、協同發展、共同發展的大戰略,是加強區域合作、優化產業布局、拓展對內對外開放新空間的大布局,是實現先富幫后富、最終實現共同富裕目標的大舉措,必須認清形勢、聚焦精準、深化幫扶、確保實效,切實提高工作水平,全面打贏脫貧攻堅戰。

            4年來,相關省區市深入貫徹落實習近平總書記重要講話精神和黨中央決策部署,完善結對機制,細化幫扶舉措,扎實推進東西部扶貧協作,攜手決戰決勝脫貧攻堅,共同走向全面小康,各項工作取得了新進展、新成效。本報記者近期走進接受幫扶的西部省區市,實地探訪東西部扶貧協作的生動實踐和給當地帶來的喜人變化。今起推出“東西部扶貧協作一線探訪”專欄,陸續刊發前方記者發回的報道。

            

            福建莆田市有個涵江區,寧夏西吉縣有個涵江村。

            村名新起,原叫“爛泥灘”。過往模樣名副其實,村道臟亂差,貧困程度深。

            3年前,“閩寧協作”種子在這里落地生根,“爛泥灘”開始蝶變:磚瓦房替代了土坯房,硬化路通到家門口,家家用上自來水。“剛賣了兩頭牛,進賬2萬多元。”路遇已脫貧的村民楊如倉,陽光下笑開顏。去年,全村人均可支配收入近萬元,3年增長3倍。

            深度貧困村,摘掉了窮帽子。大家一合計,村子改名“涵江村”。“銘記閩寧協作成果,擦亮閩寧示范村的招牌。”駐村第一書記秦振邦這樣理解。

            涵江村小樣本,折射東西部扶貧協作大戰略。

            在東部地區支援西部地區20周年的重要節點上,2016年7月20日,習近平總書記在寧夏銀川主持召開東西部扶貧協作座談會時強調,西部地區特別是民族地區、邊疆地區、革命老區、連片特困地區貧困程度深、扶貧成本高、脫貧難度大,是脫貧攻堅的短板,進一步做好東西部扶貧協作和對口支援工作,必須采取系統的政策和措施。

            持續開展了20年的東西部扶貧協作,由此吹響新號角。突出產業合作,突出勞務協作,突出人才支援,突出資金支持,東西部扶貧協作向縱深推進。

            突出目標導向 聚焦精準脫貧

            “這4年,東西部扶貧協作最大的變化是啥?”

            寧夏同心縣,面對我們提出的問題,福建第十一批援寧工作隊領隊、寧夏回族自治區政府副秘書長黃水木沒有馬上作答,建議先看項目。

            走進石獅開發區麻圪塔村,原先的1.3萬畝荒灘地,眼下已成為草畜一體化產業園。“種的是適合當地生長的巨菌草,養的是瞄準市場需求的杜泊羊。”項目負責人雷燦煌介紹,項目去年啟動,眼下存欄3000多只。

            “扶貧效果怎樣?”

            “鼓勵周邊村民和貧困戶養殖,我們出技術、包收購,每公斤高出市場價2元錢,惠及1000多戶貧困戶。”雷燦煌說。

            轉至周邊村,心里更有底。聊起養殖新品種,貧困戶們豎起大拇指:“羊兒長得又快又壯,關鍵不愁銷路!”

            “目標更明確,重點更突出,就是聚焦精準脫貧,緊盯脫貧實效。”看完一圈后,黃水木給出了答案。

            “要突出目標導向、結果導向,不僅要看出了多少錢、派了多少人、給了多少支持,更要看脫貧的實際成效。”4年前習近平總書記提出的明確要求,是衡量東西部扶貧協作的重要標尺。

            看成效,一把尺子量到底。

            云南瀾滄拉祜族自治縣云山自然寨,參觀村民張大友新家,拉祜民族風與海派元素交織。在上海黃浦區的對口幫扶下,云山寨的鄉親告別漏風漏雨的籬笆房,住上新房。除了危房改造,另有15個滬滇幫扶項目落地于此。掛職瀾滄縣副縣長的上海黃浦區干部張輝,更看重扶貧帶貧效果:云山寨貧困發生率曾經高達75%,如今已降至1.8%以下。“‘上海印記’要落在一個個扶貧項目里,更要落在貧困戶的一張張笑臉上。”

            劃重點,聚焦最后硬骨頭。

            廣西脫貧的硬骨頭在哪?大桂山脈東段的“土瑤”聚居區是其中之一。石頭山里,生態脆弱,一方水土養不了一方人。挪窮窩,還得斷窮根。廣州把扶貧車間辦進易地扶貧搬遷安置點。廣西賀州市平桂區文華社區,來自廣州的超群公司進駐僅半個月,就有100多名瑤族群眾到崗。箱包縫制,趙亞英眼下已駕輕就熟,“離家只有1公里,每月工資4000元,家門口端飯碗,踏實!去年摘了貧困帽,日子會越過越好。”

            再深化,結對幫扶心更近。

            山城重慶,山東“親戚”越結越多——山東14個地市結對幫扶重慶貧困縣之外,還有上百個鄉鎮、150多家企業、160所學校、66家醫院加入“魯渝協作大家庭”。四川樂山,浙江企業越走越近——浙企黨組織與當地貧困村牽手,其中僅組織社會捐助就超過7000萬元。

            脫貧攻堅,越到最后越要繃緊弦、加把勁。

            截至7月上旬,北京今年支援內蒙古的資金投入已超18億元,同比增長18.7%。“遭遇新冠肺炎疫情沖擊,大家都在過緊日子,但北京上下有共識,對口幫扶內蒙古的資金只增不減。”掛職內蒙古自治區扶貧辦副主任的北京干部張厚明說。

            山東煙臺市農業科學研究院蔬菜研究所專家姚建剛,被選派到重慶巫山縣開展扶貧協作。去年底服務到期,當地群眾熱情挽留,他今年繼續干……“一個專家帶動一個產業。近兩年來,像姚建剛這樣的專業技術人員,我們選派了1500多名,不獲全勝不收兵。”掛職重慶市政府副秘書長的山東省干部趙鋒說。

            激發內生動力

            促進穩定脫貧

            “扶貧協作幫一把、送一程,脫貧成效如何立得起、穩得???”在西部地區采訪,一路且行且思。

            走進堰塘村,受到了新啟發。

            重慶武隆區堰塘村,毗鄰天坑、地縫、仙女山等知名景區,卻一度是個貧困村。

            給資金,出點子,打通翻山路,扮靚村里景,民房變民宿——濟南市幫扶工作“借力使力”,著力把周邊景區旅游人氣引過來。今年“五一”假期,村里吸引游客超2萬人次。村民陳建斌的農家樂進賬3萬元,他盤算要擴建:“騰出原來的廚房,可以多接5桌客。”

            “東西部扶貧協作從‘輸血式’向‘造血式’轉變,帶動更多貧困群眾實現穩定脫貧,走上致富路。”掛職武隆區政府黨組成員的濟南干部李廣華說。

            如何精準發力幫助造血,激發脫貧致富的內生動力?

            “水質好、氣溫高、日照足,這么好的自然條件,能夠種出好東西。”上海青浦區援滇干部季春華掛職德宏傣族景頗族自治州芒市副市長,熟悉當地情況后,他就開始聯系將芒市列為上海市外蔬菜主供應基地。定品種,給技術,種子也從上海運來。如今的芒市,馬鈴薯、甜脆玉米、茭白等十幾種蔬菜穩定供應上海人餐桌。“打的是反季節時間差,效益有保障。”

            協作,就要搭好優勢互補的橋梁。東西部深化務實合作,因地制宜發揮互補優勢,一大批現代特色農業拔節生長,越來越多的西部貧困群眾穩定吃上產業飯。

            廣西昭平縣黃姚古鎮,貧困戶黎云燕在景區門口支起了美食攤。29歲的她來自黃姚鎮文洞村,家里孩子多,日子過得緊。對口幫扶的廣東肇慶市鼎湖區,去年在黃姚鎮組織就業培訓,黎云燕拉上丈夫,一起走進鎮里的粵廚培訓基地。如今,小兩口的美食攤日日飄香,“節假日期間,一天收入上千元!”

            幫扶,關鍵在幫人。“一技傍身,徹底翻身;一人就業,全家脫貧。”更加注重勞務協作,保障穩定就業,成為東西部深化扶貧協作的重要內容。

            走出去有新天地——2018年起,上海市每年撥出專項資金,幫助云南5000多名建檔立卡貧困勞動力在滬上崗。

            家門口有新門路——去年,福建在寧夏累計建成扶貧車間184個,帶動就近就業7050人,其中包括3100多名建檔立卡貧困勞動力。

            “點對點”助返崗復工——克服疫情對貧困群眾務工就業的影響,抓好返崗穩崗轉崗服務是東西部扶貧協作的硬任務。“點對點”有效對接,搭平臺、供崗位,東部地區力保今年吸納中西部地區貧困勞動力務工總數不少于去年。

            考核壓實責任

            協作走深走實

            “脫貧攻堅是干出來的,靠的是廣大干部群眾齊心干。”4年前,東西部扶貧協作座談會上,習近平總書記殷殷囑托。

            手拉手,齊心干,東西部攜手決戰貧困。

            強化考核壓實責任,扶貧協作步子更齊、動力更足。

            2017年啟動的東西部扶貧協作考核,不僅指向幫扶地,也指向受援地。

            “考題”六大類,指標數十項,從“黨委政府負責同志到扶貧協作地區調研對接”,到“財政資金投入增長比例”,再到“帶動貧困人口脫貧數”,樣樣要求實打實。

            云南昌寧縣,掛職副縣長的上海閔行區干部陳震強,年初經歷扶貧協作考核,成績不錯。“把責任壓實,推動各項扶貧措施落實落地,才能經得起考核檢驗。”

            寧夏隆德縣,掛職常委、副縣長的福建閩侯縣干部樊學雙,既感壓力,更有動力:“考核既是指揮棒,也是增壓器,讓扶貧協作的努力方向更明確、更精準。”

            觀念互通蔚成風氣,心往一處想,勁往一處使。

            華溪村,重慶石柱土家族自治縣的深度貧困村,牽手山東淄博市“鄉村旅游模范村”中郝峪村,兩村聯合成立鄉徑旅游開發有限公司,中郝峪村組建團隊進駐華溪村,對農家樂實行統一培訓、統一管理,提升接待能力和服務水平。理念移植,經驗復制,2019年華溪全村85戶、307位建檔立卡貧困人口全部脫貧。

            張桂榮,大連大櫻桃種植專家,2018年起到貴州六盤水市六枝特區幫扶。在落別鄉櫻桃基地,這位58歲的專家拉著妻子一道,把桌椅床鋪搬進實驗大棚,就為了徹底扭轉“落別櫻桃不結果”的狀況。眼下,大櫻桃開花結果,試種成活率超過九成,“鄉親們的日子一定能像大櫻桃一樣紅紅火火!”

            東西部扶貧協作,政府牽線引導,市場同步發力,產業鏈梯度轉移,供應鏈優化布局,廣闊空間正在拓展……

            四川廣安市,南潯—廣安東西部扶貧協作產業園去年迎來首批企業入園。廠房現成,設備可租賃,來自浙江湖州市南潯區的南洋電機“拎包入駐”。優惠政策之外,公司總經理沈恩明更看重市場前景,“廣安土地、用工等要素比較充裕,又有西南地區廣闊市場。早就想過來,正好趕上東西部扶貧協作的東風。”

            寧夏隆德縣,閩寧扶貧產業園2018年起有了藥企身影。上海醫藥集團在此成立中藥資源有限公司,看中的就是西北優勢原料基地,既能帶動貧困戶種植中藥材增收,還能直接對接供應源頭。公司科研負責人陳夢龍說:“直接找產地,是近年來大藥企布局的新趨勢,我們也是順勢而為。”

            把東西部產業合作、優勢互補作為深化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新課題,大膽探索新路,東西部扶貧協作不斷走深走實。

            今年7月3日,“閩寧對口扶貧協作援寧群體”獲中宣部授予“時代楷模”稱號。

            這是一個跨越24年的奮斗集體——先后11批180余名福建掛職干部,2000余名支教支醫支農工作隊員、專家院士、西部計劃志愿者奔赴寧夏,與寧夏人民一起用智慧和汗水創造了東西部對口扶貧協作幫扶的“閩寧模式”。

            東西部扶貧協作故事仍在續寫,決戰決勝脫貧攻堅的畫卷已壯麗鋪展。

          版權聲明:凡本網注明來源為“鹽城新聞網”或“鹽阜大眾報”“鹽城晚報”“東方生活報老爸老媽”各類新聞﹑信息和各種原創專題資料的版權,均為鹽阜大 眾報報業集團及作者或頁面內聲明的版權人所有。任何媒體、網站或個人未經本網書面授權不得轉載、鏈接、轉貼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經通過本網書面授權的,在使用時必須注明上述來源。

          關注我們

          • 微信

          • 客戶端

          推薦文章

          无码亚洲成a人片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