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de id="cldjc"><small id="cldjc"></small></code>

<th id="cldjc"><address id="cldjc"></address></th>
    <code id="cldjc"><nobr id="cldjc"></nobr></code>
    <th id="cldjc"></th>
    1. <th id="cldjc"><video id="cldjc"></video></th>
        <th id="cldjc"></th>
        1. 首頁 > 華聲慈善 >  正文

          脫貧不返貧 要靠志和勤

          2020-07-18 17:44:52 來源:人民網 字號:
           2014年被列為建檔立卡貧困戶時,朱興旺家給村里人的第一印象就是“窮”。一棟破舊磚瓦房,屋頂漏著好幾處,每當臺風襲來,“屋外下大雨,屋里下中雨”。這年,朱興旺家人均年收入只有2300元。

            僅僅過了2年,朱興旺家就摘掉了貧困戶的帽子,人均年收入達到了10858元。如今,朱興旺已經成了當地響當當的技術能手和致富帶頭人。

            “感謝黨、感謝政府幫助我們家,而且為我指出了養黑山羊這條致富路。”朱興旺感激地說,“黨和政府這么幫扶我,我要證明自己值得幫扶!”

            “黨和政府幫你解決”

            朱興旺現在滿腦子都是黑山羊。但在過去很長一段時間,他心里還裝著兩塊“大石頭”:一個是債,一個是病。

            少年時代,朱興旺一家的吃穿用度,全靠父親在鎮小學教書的工資,日子過得緊巴巴。讀完初中,朱興旺便開始打工,干過泥工、當過漁民、進過農場……工作倒是勤勤懇懇,就是攢不下錢。

            為了能“多賺錢”,2005年,朱興旺辭別家人,只身赴深圳打工,在一家危險廢物處理站工作。因為干活踏實、肯鉆研,他從包裝工做到了業務員,月薪從1000元漲到3000多元。本打算留在深圳好好干,不承想母親突然病倒,朱興旺只好辭職回來,在家鄉和妻子一起打零工、跑“摩的”,維持生計。

            終日勞碌,兜里剛裝進千把塊錢,帶母親去趟醫院,就全掏了出去。入不敷出,朱興旺只好四處借錢。

            “月月借錢,月月想辦法還錢。我自己也快累病了。”朱興旺回憶起那段日子就直搖頭。

            2014年7月,朱興旺家被列為建檔立卡貧困戶,時任文昌市就業局局長的潘先福成為他的幫扶責任人。潘先福主動上門給他介紹扶貧政策,把朱興旺家的情況摸了個清清楚楚。此時,朱興旺的舊瓦房墻面已經爬滿裂痕,屋頂也是東缺一角、西漏一塊。

            “想不想蓋房?”

            “當然想,可沒有錢。”

            “黨和政府幫你解決!”

            “有這樣的好事?”

            朱興旺沒想到,更多好事還在后頭。

            以前治病屢屢掏空全家積蓄,而現在大病報銷90%,全家參加新農合,政府代繳保險費用。以前自己因貧困早早結束學業外出打工,如今孩子們每學年都有數千元補貼。

            有黨的好政策,錢袋子漸漸鼓起來,政府幫扶的兩頭牛也產了崽。2016年,朱興旺家就脫了貧,搬進了新房。

            欣喜之余,朱興旺也有思考。“過去一次次陷入困境,根子就在沒有一個穩定的產業,抵御不了風險?,F在脫了貧,就堅決不返貧!”

            如何確保朱興旺家不返貧,也是龍樓鎮人大主席陳符和的一樁心事。他和潘先福一樣,是朱興旺的幫扶責任人。經過一番考察,陳符和給朱興旺提出建議:“試試養黑山羊,成本低,市場需求大。”龍樓鎮大力發展航天旅游,日漸火熱的賓館酒店將成為潛在客戶。

            朱興旺動心了。2017年,海南省繼續給予脫貧戶扶貧政策支持,朱興旺領到了4800元的產業幫扶資金,用這筆錢買下兩只黑山羊。

            “必須吃透一門技術”

            不到3年時間,朱興旺修建的簡易小羊圈,變成了5間寬敞的羊舍。

            將一桶桶牧草倒進食槽,看群羊吃罷,朱興旺走向一只不吃不喝、躺在地上無精打采的小羊。“它叫‘大耳朵’,生病了,四肢無力,站不起來。”朱興旺已請獸醫開了藥,準備給它打針。只見他左手提起小羊后頸的一塊皮膚,右手把注射器針頭刺入皮下,然后緩緩將藥物推入,動作十分嫻熟。“大耳朵”咩咩地叫喚著,妻子陳桂億一手按著小羊防止它亂動,一手輕撫它的后背。

            等“大耳朵”平靜下來,朱興旺又取了些楊桃葉裝在盆里,擱在它眼前。“我現在還不能走。”蹲在小羊旁邊,朱興旺告訴記者,“它沒有力氣,要看著它吃,不然旁邊的羊可能會來奪食。”

            朱興旺不是一開始就懂得如何飼養黑山羊的。第一批母羊產崽時,朱興旺非常興奮,一有時間就蹲在小羊旁邊看著,生怕有啥閃失。不料,幾個月后,一只小羊還是死去了,朱興旺很心痛。請教獸醫,說是病菌感染導致的。“必須吃透一門技術!”朱興旺立志苦學黑山羊的養殖和防病知識。

            而就在這個時候,政府為他端上了一道道豐盛的“大餐”。

            2017年,龍樓鎮成立黑山羊養殖農民專業合作社,為養羊貧困戶提供技術指導和銷售平臺。通過合作社提供的技術和信息,朱興旺改良羊種,母羊的體格更大更壯了。

            離開課堂多年的他,興奮地坐進了教室。文昌市畜牧局舉辦種養業培訓班,邀請專家為貧困戶免費傳授養殖技術。“換季怎么防???”“怎樣提高羊羔存活率?”朱興旺問得很仔細,授課專家答得很認真。行家點撥加個人勤學,成效明顯。朱興旺把兩只羊變成了42只,還發明了一些養殖妙招。

            42只羊都有名字,對應著各自的特點。“‘阿來’是你叫它,它就來;‘帥帥’長勢最好,最漂亮;‘大耳朵’,就不用多解釋了吧。”朱興旺掏出筆記本,上面記載著黑山羊的名字和健康信息。好記的名字加上細致的筆記,朱興旺夫婦便可因“羊”制宜,精細化照料。

            朱興旺還創造出“半放養半圈養”養羊法,在羊圈的活動場所栽種一些楊桃和牧草,下午4點多開放給羊群活動。這樣一來,單靠早晚兩頓“正餐”吃不飽的山羊,就可以在這里補充一些“零食”。

            “朱興旺家的黑山羊肉質很好,從不愁銷路。每次賣羊,他只要發條朋友圈,很快就能售出。”龍樓村赤土三村民小組組長朱威力稱贊道。

            “加油干,過上好日子并不難”

            “過去過窮日子的時候,我沒少接受鄉親們的幫襯。跟自己不沾親、不帶故的各級扶貧干部,更是帶著好政策,幫我診貧脈、斷窮根。”回看自己的脫貧路,朱興旺心里充滿感恩,“如今產業越做越好,手頭漸漸寬裕,只要有機會,我就盡力幫助別人。”

            憑借過硬的養羊技術,朱興旺樂此不疲地授人以漁。一有空,他就會去合作社,跟社員們分享自己的養羊經驗與心得。經過口口相傳,朱興旺的名氣也越來越大,一些養殖戶專程從昌灑、潭牛等鄰近鄉鎮趕來向他取經。“他有問必答,好多養殖戶都跟他交上了朋友。”朱威力說。

            “自己懂多少,就告訴人家多少。我當年學養殖,也是一家家養殖場跑下來、問下來的。人家那時候真心教我,我現在哪能藏著掖著。”朱興旺說,“引良種、備草料、驅蟲害、種疫苗,這些都不難教會。難教些的,是‘志’與‘勤’兩個字,脫貧要靠‘志’和‘勤’。”

            “養羊這件事,說難,真不難。我半路出家,不也把42只羊喂得體格壯、毛色亮嗎?”朱興旺說。

            “不過,要說容易,還真不容易。”朱興旺舉例說,山羊“老三”曾經受傷,傷口還長了蟲,他只要一有空就過來檢查傷口,用鑷子取蟲,忙活了許多天才見好。經驗技術,就是這么一點點磨出來的。

            看到有些貧困戶怕失敗、怕吃苦,拿到扶貧資金卻不敢投資,朱興旺感到惋惜。“我準備繼續擴大養殖規模,用實際行動向大家證明,有黨和政府的幫扶,擼起袖子加油干,過上好日子并不難!”

          版權聲明:凡本網注明來源為“鹽城新聞網”或“鹽阜大眾報”“鹽城晚報”“東方生活報老爸老媽”各類新聞﹑信息和各種原創專題資料的版權,均為鹽阜大 眾報報業集團及作者或頁面內聲明的版權人所有。任何媒體、網站或個人未經本網書面授權不得轉載、鏈接、轉貼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經通過本網書面授權的,在使用時必須注明上述來源。

          關注我們

          • 微信

          • 客戶端

          推薦文章

          无码亚洲成a人片在线观看